樊英民:牛運震與鄭板橋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00 次 更新時間:2019-11-14 17:34:48

進入專題: 牛運震   鄭板橋  

樊英民  

   牛運震與鄭板橋都是清代乾隆時候的著名人物。兩人都是進士,都官知縣,而且都是政績卓著騰播民口的知縣。但后世對牛的定位是循吏和學者,對鄭的定位是文人和藝術家,后者更易為人所知是當然的,所以現在鄭板橋的知名度很高,幾乎可說婦孺皆知。而知道牛運震的人則相對來說少得多。

   其實論知名度,在古代未必如此。在古人的意識中,能進入正史,是非常高的榮譽,而且可說是蓋棺定論,牛運震就是進入了《清史稿》的。他進的是《循吏傳》,孫玉庭說他也可以進《儒林傳》,這說明他在從政和做學問即所謂道德文章兩方面,其建樹都達到了頂級水平(自然是那時候的標準)。而鄭板橋就無此殊榮。鄭板橋的廣被人知在于其書法繪畫的獨創性以及個人的人格魅力,還有他長期活動于開放繁華的揚州的社會文化環境。牛運震的學術是傳統的甚至是保守的,對社會大眾來說缺乏新奇的看點,他又長期活動于相對封閉文化較落后的甘肅。并且,在他們去世后的二百余年以來,社會認知和評價的標準發生了極大的變化,總的來說,是隨著社會人文意識的覺醒,人的個性和創造性越來越被重視,而這在鄭板橋身上有充分的體現。所以他身后名聲越來越大。

   總之,身后的聲名是很復雜的原因造成的,斤斤計較于知名度是沒有意義的事。筆者在這里也無意揚牛抑鄭。他們都是于歷史有貢獻有建樹的杰出人物,值得后人永遠的尊敬和研究。

   本文想探討的是,作為同一時代的杰出人物,牛運震和鄭板橋曾經有過交集嗎?

   牛運震于康熙四十五年丙戌(1706)生于山東兗州, 鄭板橋于康熙三十二年癸酉(1693)生于江蘇興化,鄭板橋比牛運震年長13歲。現在就從兩人一生的行蹤來推斷這一點。

   興化和兗州分屬兩省,相距千里。他們自幼在各自家鄉讀書,各自在本縣考中秀才,然后到本省省城參加鄉試。鄭板橋是雍正十年(1732)40歲時在南京應考,中式成為舉人。牛運震在雍正七年(1729)24歲時赴濟南考試卻沒有成功,他是三年后也是雍正十年以太學生的名義在京師(北京)參加鄉試成為舉人的。

   兩人同年中舉,意味著有可能同時參加次年在京舉行的會試。雍正十一年(1733)的會試牛運震參加了,他和舅父楊名宷和好友董淑昌同車赴京,而且三人都中進士,創造了兗州科舉史上的一段佳話。然而鄭板橋卻沒有去,原因大概是他在《懷舍弟墨》中說的"年來叔父歿,移家僦他宅"---叔父去世,搬家,總之是因家庭中事,使他沒能在中舉后一鼓作氣地參加會試。

   鄉試和會試都是三年舉行一次。鄭板橋參加的是乾隆元年(1736)丙辰科的考試。一次過關,成為進士。

   其實,乾隆元年牛運震也去了北京。他不是參加會試,而是參加博學鴻詞考試。

   博學鴻詞科是通常會試之外的選拔人才的考試。在清代只在康熙十八年和乾隆元年舉行過兩次。參加考試者都是由各級行政長官薦舉的特別優秀和著名的人才,其標準和難度遠遠超過一般會試。山東巡撫岳濬在山東省內共舉薦四人:牛運震丶劉藻丶顏懋倫丶耿賢舉。四人中只有劉藻中式,牛運震因"賦長逾格策多古字"而落選。

   鴻博之試是九月二十八日舉行的,參加者在此之前陸續進京。據《高宗實錄》,這年二月就已有一百余人抵京,新登基不久的乾隆帝還曾指示戶部發放給他們膏火銀兩。

   鄭板橋參加的會試是在三月舉行的。以當時的交通情況,外省士子都是提前很久就進京,在會館住下,等候考試,這也是士子之間交往的機會。而我們不知道牛運震是何時進京的,但他與鄭板橋如果曾有過接觸的話,乾隆元年在北京就是第一個有可能的時段。

   鄭板橋中進士后便南歸,到乾隆六年(1741)赴京師、乾隆七年(1742)為山東范縣令之前,這幾年他大部分在揚州。而牛運震是在乾隆三年(1738)赴京謁選,掣簽得甘肅秦安令,接著赴任到了大西北,一待十年。所以,這段時間兩人天南地北,不大可能有接觸的機會。

   牛運震被罷官返鄉是乾隆十五年(1750)。他于六月二十日動身,約兩個月到家。本年冬還曾從家里到京師去了一次,次年春返兗。此后在家課農教子,著書立說,到乾隆十九年(1754)春又應聘赴山西晉陽主講三立書院,年底返兗。二十年(1755)三月又赴山西蒲州主講河東書院,年底返兗。此后直至乾隆二十三年(1758)正月卒于故里,除了短期到濟南丶曹縣等外,一直在兗州。鄭板橋在乾隆七年起在山東做官,先在范縣,十一年(1746)調濰縣,十八年(1753)被罷官后離開山東回到江南。此后直到乾隆三十年(1765)病逝,似未曾再回山東。綜上所述,在乾隆十五年到十八年這兩三年里,牛鄭兩人都在山東,這是又一個有交集的可能性時段。

   鄭板橋任職的范縣屬東昌府,與兗州府相鄰。《鄭板橋集》有《家兗州太守贈茶》七絕一首,這個兗州知府即鄭方坤。據《兗州府志》,鄭方坤任兗州知府是乾隆十三年到十九年。牛運震的《空山堂文集》中則有為鄭方坤編撰的《五代詩話》一書作的序文。另外,鄭方坤的哥哥鄭方城與牛運震是同年進士,方城之子鄭錦從牛運震讀書,曾請牛為自己的母親作過壽序。這就是說,牛運震家居時與兗州知府鄭方坤有過接觸。鄭板橋在任濰縣令時到過兗州,兗州知府鄭方坤是福建長樂人,鄭板橋是江蘇興化人,未必敘得上同譜,但在官場上認為是同宗很正常。所以鄭板橋到兗州來,知府鄭方坤接待并贈送茶葉也很正常。牛運震和鄭方坤的關系已如上述,所以以其為介,兩人有可能相識甚至訂交。

   另外,鄭板橋曾為曲阜顏懋僑的詩集《蕉園集》作序,時為乾隆十年。顏懋僑是牛運震極要好的朋友,又有姻親關系,他也為《蕉園集》作了序,卻是乾隆十七年顏懋僑去世以后。可見顏懋僑是牛運震和鄭板橋共同的朋友。他也有可能成為兩人訂交的中介。

   還有,乾隆二十二年(1757),盧見曾任兩淮鹽運使。盧見曾(1690-1768),字澹園,號雅雨,德州人。康熙六十年進士。他有詩名,愛才好客,一時稱為海內宗匠。在揚州時他搞虹橋修禊活動,吸引了很多文人墨客參與其事。盧見曾編的《國朝山左詩鈔》一書,在卷五十五收有牛運震詩二首。盧介紹牛氏生平,說自己因張完質舍人的介紹而對牛氏"心儀",十馀年后才得以"相見于揚州官舍。叩其所學,乃益嘆舍人之不吾欺也。真谷才高學富,其上下千古,辨若懸河,而折衷至細。獨稱詩與余不同。然持論具有根柢……"看起來牛運震確曾去揚州與盧見曾見過面,兩人侃侃談學論詩。而眾所周知,鄭板橋在揚州也是盧見曾的座上客之一。這樣,就又有了一個牛鄭相會的機會。

   以上考察了牛運震和鄭板橋的生平中有可能交集的機會。當然這說的都只是可能性。因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兩人有過接觸的任何文字記錄,兩人的文集和同時代人的著作中都沒有。并且,以上所敘機會中,盧見曾那一條也很可疑,因為在乾隆二十二年,牛運震自己的文章以及他死后父親為作的行狀,都沒有提到他曾去揚州,更沒有他與盧見曾交往的記載。《揚州畫舫錄》一書記述參與虹橋修禊的文士很多,其中也沒有牛運震的名字。所以盧見曾的這條記載,只能算是孤證。盧見曾是大官僚,他這書的編撰應有門客的參與,那段紀載也許出自門客的手筆。

   我們應該知道,牛運震和鄭板橋雖然都有文集傳世,但也不可能他們生平中的所有交往都會反映在詩文中。即使兩人曾交往并有文字因緣,這文字也有可能因某種原因沒被流傳下來。在沒有新材料發現的情況下,目前只能說這兩位歷史人物可能有過交集。

   但是,鄭板橋與牛運震堂弟牛行震有過交集卻是千真萬確的。

   牛行震,字聲羽,他是牛運震的叔父牛夢英的兒子。在牛運震堂兄弟六人中,他年齡最小,生于康熙五十四年(1715),比排行第三的牛運震小9歲。行震的親哥哥元震,排行第四,與三哥關系甚深,卻于乾隆四年去世,令時在甘肅的牛運震十分悲痛,寫了三首七律八首七絕回憶他。所以牛運震對叔父唯一尚存的幼子行震一定是特別鐘愛一往情深的。

   《牛氏大宗譜》記行震是監生,牛運震《叔父眉村公墓志銘》記行震是太學生,兩者其實一樣,都是指京師國子監(太學)的在讀生員(秀才),當然并不一定真的到京師去就讀,只是具有了此種資格,可以到京參加順天府鄉試。如前所述,牛運震就是以太學生身份考試中舉的。

   《兗州文史資料》介紹過鄭板橋的一副對聯,文云"君子易做,小人難為"。款署"聲羽賢契屬,友人鄭燮書"。是鄭板橋書贈牛行震的。

   《鄭板橋集》中有七言古詩《御史沈椒園先生新修南池建少陵書院并作雜劇侑神令歲時歌舞以祀》。題目中的沈椒園即沈廷芳,曾任山東按察使。從詩中有"揮毫蘸墨作碑版,百金一字尤堅工。板橋居士讀不厭,臥看三日鋪秋茸"的描寫看,鄭板橋確是曾在兗州看到了那修少陵書院的碑的。傅抱石《鄭板橋年表》系此詩于乾隆十二年,如果不誤,則其時牛運震尚在甘肅。鄭板橋即使和牛運震沒有過直接聯系,但牛運震是早他一科的進士,又曾被薦參加鴻博之試,鄭板橋對他的聲望是一定久聞的。鄭板橋到兗州來,有可能見到牛運震的叔父牛夢英。牛夢英長于鄭板橋兩歲,是致仕的知縣,而且也喜歡書法繪畫。鄭板橋和牛夢英是否有直接接觸不得而知,牛夢英的兒子行震卻有機會向他求了墨寶,所以有了這副對聯。署款稱行震賢契,是長輩的口氣,也透露出他和牛夢英曾有過從。

   聯語雖只8個字,卻飽含著作者深刻的思想和深沉的感慨。君子和小人兩詞在古漢語里有多種含義,例如有時指身份地位,有時指道德品質。鄭板橋這副聯語里的君子,無疑是指社會地位,而非道德評價。這里以君子和小人對舉,前者指的是諸如官宦權要,非富即貴,后者則指普通百姓,蕓蕓眾生。"君子易做",是因為上層社會地位優越,掌握著豐富的資源和話語權。"小人難為",是說處于社會底層的老百姓終生辛勞,難謀溫飽,還往往動輒獲咎。 這個對聯所反映的他對下層小人物的理解和同情,使人想到他的《孤兒行》《后孤兒行》《逃荒行》《思歸行》等反映民間疾苦的詩作,想起在《板橋家書》中他不厭其煩地要弟弟善待貧賤者的囑咐。

  

  

  

    進入專題: 牛運震   鄭板橋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asiuv.co),欄目:天益學術 > 語言學和文學 > 中國古代文學
本文鏈接:http://www.pasiuv.co/data/119005.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pasiuv.co)。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山西今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11选5赚钱 理财平台排行榜前40名 南昌麻将冲关是什么意思 北京11选5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号 灰熊vs雷霆季后赛 太原小姐上门 河北20选5 广东乌鲁木齐沐足店转让 棒球比分直播日本 山西体彩11选5走 e球彩 广东今天36选7开 欧美a片性交电影在线观看 洋河股份股票 贵州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