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嘉健:海魚腥還是河魚腥?

———— 談心性決定價值觀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952 次 更新時間:2019-10-26 09:17:30

進入專題: 心性   預設障礙   開放   全球化經驗  

呂嘉健 (進入專欄)  

  

   之前我做過兩年的Tutor(面對面教學的私人輔導教師),對英文初級程度的新移民教授英語,有機會接觸過各式各樣的新移民。這個經験使我知道一個道理:如果你要認知一個人的本性,較好的途徑就是看看他在轉移到一個新環境時的心性自動反應。

   某日與一個來自浙江衢州的新移民X面授,大概班級授課教員對他頗感頭疼,就發給我給他個別輔導。他是一個夠執著和自信的人物,60又4,小學文化層次,當過兵,做汽車修理工逾40年,到墨爾本不到2年,一來到就自己找到工作,在一個器械公司做剪草機維修。

   X可以說一個英文都不懂,連hello都不愿意說,但是他可以在工作中用中文與西人手舞足蹈比劃著溝通。他自豪于自己高超的修理技術,對我說,“我為什么要到福利部領福利?我收入挺好的,那么多剪草機就我一個人在維修,幾十臺機器等著我修理呢!”

   我心里很佩服這種自強不息而能發揮自己優勢的人物,但我又深知,越是這類人,他們越是剛愎自用。這類人最大的心性特點就是“警惕他者”和“拒絕新知”,永遠的“中體”為本,連“西用”也不屑。

   我對他說,不要說你的故事了,我們來學英文。誰知道他斬釘截鐵地說,為什么要學英文?我住在Box Hill南大街,一出門全都是中國人,這里的街市多數都是中國人開的商店。

   我說,那其他公司都不是華人店,你總得說幾個英文單詞吧?他說,不用,我就比劃,反正價錢數字寫著,我指那要那,她拿錯了,我就手往左、往右,往上、往下示意,要英文干什么?我記不住!

   我說,那你開車去上班,你看不懂路牌,怎么開到那里?他回答說,嗨,根本不用識字!我女兒把那個地址輸進GPS,導航儀自動告訴我怎么走。我考車牌,考試官也是講中文的,我來這么久,根本沒有需要英文的必要!

   我說,好了,既來之則安之,多少懂一點英文總是沒有壞處的,你的孫子也可以跟你有一點點溝通吧?他說,根本不用,他回家就跟我說中文。

   我說,做一個文盲加語盲多沒意思啊!好像你天天吃的東西,知道英文怎么說,跟家人溝通總是好的吧?你女兒在這里,肯定英文很好的,可是為什么你就不愿意懂一些英文呢?

   結果我又犯錯誤了,他就想跟我講故事,就是不想學英文。這下子又給他有了新話題的線索了。他說,我不懂英文,但是我的女兒很好啊!小女兒是博士畢業,原來在北京醫科大學畢業,大女兒在北大法律碩士畢業,她們的英語呱呱叫呢!我趕緊打斷他,好了為了你的女兒的榮譽,你至少要懂一些英文詞語吧?例如,你天天吃的米飯和魚,會說吧?

   他又打岔了:我才不天天吃魚呢!我在中國就天天吃魚,在這里不吃!海魚太腥,我受不了,河魚就不腥。我就插話,海魚我不覺得腥啊,相反我就覺得河魚比較腥,海魚里像鱈魚,三文魚,石斑魚等等,我就覺得是極品,這些你總要嘗嘗吧,這輩子除了吃過河魚,再嘗嘗海魚不好嗎?他非常堅決地說:不吃,海魚絕對不吃,太腥了!

   于是我說:好了,不管它腥不腥,不管是海魚還是河魚,我們今天換一個說法,魚,fish;米飯,rice。我立即轉入英文教學,不再讓他講故事。可是沒用,一個fish,一個rice,一個coffee,一個sugar,一個salt,他學了半個小時,用中文注音,寫了十幾次,我反復口型示范,講記憶的方法,打比喻,手舞足蹈,給他用大字寫卡片提示,用圖片顯示,無限鼓勵,過度贊揚,用盡種種辦法,只要停了半分鐘,再回到fish,rice,他就怎么也記不起來了,還嘟嘟囔囔地:米飯就米飯,ri什么ce!

   不記得猶自可,他總有聯想能力馬上從魚講到河魚,從河魚講到衢州,從衢州講到中國:中國現在多好啊,什么都有,我家里有350平方米的三層樓房,學英文干什么,吃海魚有什么好?是我小女兒要我過來的,只要孫子不用我接送了,明年我就回衢州去!

   這是我迄今最有失敗感的教學經驗,以前自詡如何具備優秀教師的資格和一套套的理論,都是空洞的教條。我承認我對這些老人家沒有辦法,我沒法改變他們。忽然就想起“普朗克原理”:“舊觀念只有隨著老一代人的逝去,才會在歷史的舞臺消失。”

   之后我就陷入了這個糾結的問題中無法得出確切的答案:是海魚較腥呢還是河魚較腥呢?我小時候非常害怕吃魚,家鄉的魚半是塘魚,半是河魚,塘魚是與腐泥爛草和屎尿廚余相濡以沫的,腐水不流,塘魚之腥毋庸置疑,我聞之即感覺要嘔吐,從小視吃魚為畏途,母親也遷就我,不強迫我吃,每飯先煮我的小灶,再烹飪全家的大菜,免得鍋瓢留下魚味使我反胃。可是從小在廣東的西江邊吃魚長大的父親,嗜愛各種魚類的美味,于是對我嗤之以鼻:“死蠢!”

   其實到了青年時期,我與內子成家之后,發現他們家吃魚的方法卻與我家不同,她們老家是廣東的海邊人家,愛吃的就是海魚,所以她們的說法是:海魚鮮美,河魚死腥。還有她們做魚的方法是香煎,不是水煮,我第一次吃到了香酥結實的煎海魚,頓覺口感美味不可方物,之后漸入佳境。后來我媽媽奇怪地說,你是越長大越有變化,小時候千挑萬揀,除了豬肉,什么都不吃,現在什么狗屎拉雜都吃,魚你居然也吃,蛇也敢吃,連羊肉都吃,是不是老婆把你改造了?我說,正如爸爸說我,以前不吃是“死蠢”,營養不夠,腦子就不開竅,現在是亡羊補牢,起碼都遲了20年吧。不過以前那塘魚真的很腥臭,海魚就一點兒都不腥了。我媽大感驚異:海魚才腥哪,哎呀,我吃不慣那些海魚!

   這個問題從此使我思考不已。我是我媽肚子里出來的,竟然在吃魚的問題上有了截然相反的觀感,這說明“遺傳”有影響力,“經驗”也有影響力,舊經驗需要反思,新經驗需要嘗試,關鍵是經歷的范疇是否足夠開放,沒有見識則很難有突破,而有了視野則可能會有見識,只要心無成見,則不會預設障礙。

   預設障礙這回事很嚴重。就像我媽和那個衢州移民X認定海魚是腥的,那就絕對不要去碰,當他們面魚舉箸之際,首先要在心里定性:這是什么魚?如果是海魚,心里就立即產生“這是很腥的海魚,我不愛吃”的態度,于是態度決定立場,立場決定行動,心理反應轉變成生理反應。結果這海魚就更使他們感到腥不可受了。

   我想起一個類似的經驗:以前我們坐長途巴士到桂林去,在深山大嶺里千回百轉,山路彎彎,不出車站一個小時,很多人都感到眩暈惡心,滿車人競相傾吐衷腸,大家均對此視為畏途。90年代后,我有機會每個月都到其他城市出差講學,幾乎天天坐車,漸漸就習慣了,不再覺得坐長途車有什么難受感覺。之后再周游全國,后來又移民澳洲,到世界各地去旅行,無論大小車、飛機、海輪,乘坐的經驗越來越多,就再也不會產生眩暈感了。回想過去,深感詫異,結論便是,越是小地方的人,越是沒有機會廣泛見識的人,他的心性就越狹窄,他判斷事物的經驗和智識只有他的故鄉給予的那點資本。

   人的背景就是人的資本。我到澳洲之后,才知道澳洲的移民來源超過250個國家和地區,不少人的父母是混血人,我在AMES上課的一個教師Mary Joe,她告訴我說,她的父親的grand、grand、grand(grand是隔一代的意思)有德國、荷蘭、英格蘭甚至黑人的血統,母親有西班牙和法國的血統,她是美國人,嫁到澳洲來。她在美國、歐洲都有生活經驗。聽罷我半天不能想象得出Mary Joe的世界血緣是怎樣混搭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心性的半徑有多大,思想的邊緣就有多大;經驗的范圍有多寬,智識的視野就有多廣闊。我在澳洲一個深刻的思想收獲是:能力會決定一個人的心性志向,你有相應的才能就會有相當的行動力,莊子說:“能者多勞智者憂,無能者無所求。”信然!有愛國能力的人才懂得愛國的正確方法,有思想理性的人才會有邏輯批判和分析的思想創造力。除了金錢的資本,還有經驗和智識能力的偉大資本。

   丹尼爾‧卡尼曼在《思考,快與慢》中指出:

   人的理性思想系統是懶惰的,人性更愿意采取簡單的直覺反應系統,直覺和潛意識反應系統以飛快的速度為你面對的任何問題和事情做出簡單的判斷,根本不讓你的理性思想系統動腦筋。所以絕大多數人都是倉促做出判斷的,很少人會深思熟慮,也很少人學會了冷靜和延緩思考。而且當一個人遇到新問題和難題時,他會立即轉移問題,放棄難題,尋找容易解決的簡單問題去回應,這就是“替代”的心理過程,這不是對“目標問題”作出回應,而是尋找相關問題的答案給予回答,這叫答非所問。所以每每可以發現,人人每天都在轉移論題,偷換概念,思想也很偷懶,并不嚴謹審查。

   為什么有人覺得海魚很腥,而有些人覺得河魚很腥、會有如此截然相反的不同結論呢?這是經驗和潛意識概念的影響力。你從小就養成習慣吃的東西,從一開始就和腐敗的食物接觸,從來沒吃過別一種味道,就在生理和心理建立了一個既定接受系統,這叫“嗜痂之癖”,臭豆腐也是香的。在你的經驗反應系統里對它沒有排斥感,意識里也有了“它是好吃的”之概念。

   《思考,快與慢》指出:“當你的頭腦中有了既定的概念的話,你會不自覺(無意識)地按照概念運動的啟動效應去做。”這些概念以我們意識不到的方式影響著我們的態度和行動。

   心理學家保羅·斯洛維克提出了“情感啟發式”的概念,認為人們的好惡決定了他們的世界觀。一旦加入了情感因素,結論對論證的主導作用便會最大程度地凸顯出來。思想傾向性決定了我們對各類論證的看法,不是論證為結論鋪墊,而是預設觀念得出的主題先行(結論)為你的論證尋找證據。

   我之前認識的一個成都人J,常常問我一個我無法回答的問題:這里究竟哪些魚比較耐煮?我說,為什么魚要耐煮呢?我們廣東人說:“魚無論大小,總要新鮮。”魚要嫩吃,我們不會把魚煮那么久的,最好是新鮮魚清蒸,魚肉剛剛和骨頭分離,就是perfect了!他說,我們只吃水煮魚,酸菜水煮魚,所以魚要耐煮的。我說,我不知道什么魚耐煮,大概鱈魚就相當耐煮吧,不過我覺得還是清蒸或者香煎才是perfect。

   J的經驗里只有水煮魚的概念,所以他不會接受香煎和清蒸的方式。吃米飯的人拒絕吃面包,西方人很難接受吃米飯的習慣。在政治上也如此,每個人的好惡情感決定了他們的世界觀。愛河魚的人不愛海魚,愛獨立自由的人討厭依賴他人,覺得英文對他沒有意義的人,怎么也學不來一個半個英語單詞,除非他擴大了自己的智識半徑,但關鍵還是他預設了一個拒絕任何新的智識和思想的障礙。腥與不腥,也是一種見仁見智的預設障礙。

   做一個有智慧的人,對自我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有人已經是世界公民,但不能影響很多人還是甘心繼續做一個執著的本鄉人。

  

  


進入 呂嘉健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心性   預設障礙   開放   全球化經驗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asiuv.co),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pasiuv.co/data/118717.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pasiuv.co)。

3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山西今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球探比分足球旧版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股票指数4000点啥意思 4月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器澳客 天津十一选五基本走势一定牛 上海贝岭股票 广东快乐10分助手 11选5走势图怎么解 大透乐开奖结果今天 竞彩比分直播客户端 河北11选5基本走 安徽十一选五 湖北十一选五可以玩吗 打麻将游戏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