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陽:從意念對健康的影響看兩位老人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018 次 更新時間:2019-08-16 14:05:18

進入專題: 意念   健康  

賀陽 (進入專欄)  

  

   前兩天看到一篇介紹“意念對健康不可思議的影響”的文章,這種影響是美國著名心理學家、精神科醫師戴維.霍金斯博士(Dr. David R.Hawkins)經過多年研究和臨床實驗發現的。這位教授提出的有關“意念力”的理論,涉及“意念能量層級”、“意念振動頻率”、“磁場”等不少專業概念,聽起來相當深奧,不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一下就能理解的;但是,用通俗的語言簡述這種理論的一些基本結論,還是很“接地氣”,很容易理解,甚至很有實用價值的。

   比如這位心理學家認為:充滿“正能量”的意念通常表現為:關懷別人,具有慈悲心、愛心,樂于行善,待人寬容柔和……擁有這種意念的人不容易生病,壽命一般比較長。而從那些容易生病的人身上,則很難找到和愛相關的品性,只有痛苦、怨恨、沮喪,他們的頭腦中充滿負面意念,喜歡抱怨、指責、仇恨別人,喜歡發怒、嫉妒、苛求他人,凡事自私自利,只考慮自己,很少考慮他人的感受……當一個“正能量”很高的人出現時,他的“磁場”會帶動萬事萬物變得美好祥和;而當一個人有許多負面意念的時候,他傷害的不僅是自己,也讓周圍的“磁場”變得不好……

   運用戴維.霍金斯博士的這種理論,我審視、分析了熟悉的兩位老人,發現這些理論相當“靈驗”,相當有道理。

   我審視分析的一位老人是我的母親。

   母親出生于1924年3月6日。再過一個月,她就年滿94周歲了。母親跟我住在一起。她至今耳聰目明,腿腳靈便,每天一早和我一起去游泳。以往30多年每天游500米,最近改為400米。過去她曾經腰疼、髕骨軟化、頭暈、四肢發麻,一個腦瘤在腦袋里已經生長了20多年,目前有松花蛋大小……老太太常常自豪地跟人說,她現在是哪兒都不疼,渾身上下沒有不舒服的地方。母親極少去醫院,很少吃藥,從來不吃任何補品。她能吃能睡,能讀書看報,能和家人聊天兒,能去院子里散步曬太陽……應該說,母親目前的生活質量相當高。

   何以如此?除去生活方式比較科學之外,我看最關鍵的,就是“正能量”的意念在起作用。我總結了一下,老太太涉及這方面的特點至少有3個:

   一是具有愛心,誠懇熱情,凡事總愛替他人考慮。

   我的父親畢業于燕京大學,作為中央馬列學院第一期的學員,又學了3年馬列主義理論。按照母親的說法,父親是一個“書生氣十足”、“不食人間煙火”的人。從1955年反胡風開始,父親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多次挨整,可以稱得上是一位“老運動員”了。母親從小學、中學到大學,一直是學習拔尖兒,人緣好,活動能力強的人物。1949年初剛進北平城,一位老領導張秀巖(彭真夫人張潔清的姑姑)就看上了25歲的母親,讓她這個1946年才參加革命并入黨的年輕人擔任新成立的北平市婦聯組織部的負責人,而當時婦聯宣傳部的負責人是“一二.九”時期參加革命的楊沫……父親在反胡風運動中挨整后被調去新疆,北京市教育局長孫國梁明確表示不愿意讓作為得力中學校長的母親調走,但是為了照顧爸爸,母親還是帶著5歲的我和不到1歲的妹妹登上了西去的列車……后來父親在新疆挨整、被撤職降級下放南疆農村,母親對他始終不離不棄……

   母親對我和妹妹從小極為關愛。不管工作多么忙,她總要設法抽時間和我們談話聊天兒。她最關心的,是我們的品德。妹妹四五歲的時候,有一次在供銷合作社拿了一個擺在臺面上的乒乓球,回家后被母親發現,非讓她給人家送回去并道歉;妹妹哭著說,“那人家該說我是賊娃子了”;媽媽后來和妹妹一起去合作社送回乒乓球,并讓小姑娘親口向售貨員道了歉……我們兄妹倆從小養成了習慣,至今跟老媽無話不說……

   母親的朋友特別多。她和在齊齊哈爾上小學時的同學,北京貝滿女中的同學,燕京大學、清華大學的同學,中央黨校的同學等等,一直都保持著聯系,前些年還常常聚會;這兩年有的去世,有的年老走不動,聚會才少了。

   母親上世紀60年代初在中央黨校(當時叫高級黨校)學習時和甘英阿姨同學,還住隔壁屋。甘英是原北京市委書記劉仁的夫人。母親1946年到張家口解放區,和她談話并派她回北平、打入大學做地下工作的,就是當時任中共晉察冀中央局(后改為華北局)城工部部長的劉仁。十年浩劫中劉仁和甘英都受到極大的沖擊。1974年母親調到石油部管道局工作,周末常常從廊坊來北京看望甘英阿姨,有時還給她帶些雞蛋等土特產。那時劉仁早已在監獄里被迫害致死,甘英阿姨住在一間小黑屋里,很少有人去看她。這兩位10多年前的老同學在一起談論政局和彼此關心的事情……粉碎“四人幫”之后,劉仁早年在莫斯科學習時的老同學劉達調任清華大學黨委書記兼校長。甘英阿姨跟母親說,劉達想找一些老同志去清華“撥亂反正”,不知老曲(我父親)愿不愿意去?那時父親因犯“反黨錯誤”所受撤職降級的處分還沒有平反,檔案里的“罪狀材料”還沒有撤出,但是在甘英阿姨的推薦下,父親很快就從新疆黨校調到清華大學,被委以重任。真可謂:無心插柳柳成蔭……

   二是豁達開朗,寬厚隨和,從不計較小事。

   我和妹妹小的時候,家里先后請過幾位保姆。母親對每一位阿姨,都像自己家里人一樣。記得我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有一次圓珠筆丟了,我非說保姆王秀英阿姨那支同樣的筆是我的,在母親的反復追問下,我承認拿了王阿姨的筆。媽媽嚴肅地批評了我,要求我給阿姨道歉,還讓我就此寫了一篇作文——“誠實”。

   母親對同學對朋友,總是愛看人家的長處,很少說別人的不好,她要求我們也這樣做。也許主要是因為這個原因,母親的同學朋友們遇事總愿意找她商量;在我的印象中,她從來沒有因為人際關系的事情煩惱過。

   10年前母親搬來和我們一起生活。與當下一些老人截然不同的是,她對我和妻子小齊從不挑剔指責,從不嘮嘮叨叨;和我們小時候不同,母親似乎對我們這些早已“長大成人”的晚輩什么要求都沒有,凡事怎么做都行——我想她可能是覺得我們已經長大,不需要她再像小時候那樣過多地操心了;遇到我和小齊發生口角,母親一般不搭腔;偶爾說上兩句,也都是為兒媳婦“辯解”……如果說不少家庭往往因為老人而產生糾紛的話,那么可以說,我們家則是由于母親的存在而變得更加和諧、和睦……

   三是對金錢看得比較輕,常常“仗義疏財”。

   這點可能“遺傳”于我的姥爺。姥爺1927年畢業于北京協和醫學院。畢業后不久,被當時的黑龍江省主席萬福麟找去,任命為省立醫院院長兼陸軍醫院院長。日本人占領齊齊哈爾(當時的省會)后,讓他繼續當院長,姥爺心想絕不能給日本人做事,就推說腦袋有病,堅決辭了職。辭職后沒有收入,只好靠十幾間房屋的租金生活。盡管拮據,姥爺的幾個兄弟拖家帶口投奔他,他始終是來者不拒。母親說她小時候家里常年住著二十幾口人,吃飯時天天是滿滿的兩大桌,姥爺經常整夜在松花江邊釣魚,以彌補食物的匱乏……

   母親15歲時來北平上學,那時姥爺給她的錢根本不夠生活,她就靠給人當家庭教師等辦法掙點兒錢。買不起衣服,就買塊兒布自己做,她還漿鞋底做過布鞋……寒暑假同學們都回家了,她只能一個人住在學校里,設法打工掙錢。

   母親說解放后除了供給制時期,我們家就沒有缺過錢。1955年剛到新疆伊犁時,父親13級、母親14級,十一類地區的工資再加上邊疆費,一個月500多塊錢,那時候東西又便宜,我們一家4口過得相當寬裕。父母到自治區黨校工作后,那里的一些少數民族干部級別低、收入少,家里孩子又多,經常找父母借錢;有的人借錢不還,但下次還來借。母親對此從來沒有說過二話,借就給,再借再給。她總覺得,人家放下面子一再開口,肯定是有困難……

   母親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1964年夏天學校決定不放暑假,全體學員留校批判楊獻珍的“合二而一”。我和妹妹住在黨校的招待所,母親所在理論班的一個同學陳跡阿姨的3個兒子也住在那里。母親原來和陳跡阿姨關系一般,看到孩子們一起玩兒得那么好,她們也就走得近了。母親聽說陳跡阿姨的丈夫解放初期就去世了,行政16級的她帶這3個大小伙子很不容易,就主動提出每個季度拿出100元,資助剛剛考上北京石油學院的老大姜陽上大學。1965年畢業回到新疆,母親還按照自己的承諾,定期給陳跡阿姨寄錢,直到1968年父親被扣發工資……十年動亂初期,姜陽作為群眾組織石油學院“大慶公社”的“一把手”,力保余秋里、康世恩,他和部里的領導都很熟。1974年母親從新疆來北京,有一次在陳跡阿姨家碰到姜陽,姜陽主動問起母親想不想調回來……在這位“后生”的幫助下,母親很快被調到石油部在河北廊坊新建的單位管道局。母親后來說過多次,“咱們家能從新疆回來,多虧了姜陽;那年我都50歲了,要是沒有姜陽,誰要啊?”沒想到老太太當年一個純粹的“善舉”,竟然在10年后得到了“回報”!真可謂“善有善報”……

   母親的一個中學同學王廣冊阿姨,丈夫在十年浩劫中挨整自殺了。王阿姨工資不高,帶著4個孩子很辛苦。1969年王阿姨給媽媽寫信,說是為孩子下鄉準備東西,想借一點錢。盡管父親已被扣發工資,但是母親二話沒說,立刻寄去300元。后來王阿姨幾次要還這個錢,母親都沒有要,她說當年上學時自己窮、沒有錢,王阿姨每次上街買零食吃,都要叫上她去跟著“共享”……

   母親現在的離休工資,都由我來管,她從來不過問,整個一個大松心;只是每次過年要給別人家孩子壓歲錢了,她才讓我準備錢……

   在母親的影響和“熏陶”下,我們兄妹倆的關系相當好,不但從來沒有在金錢、財產上算計過,反而常常主動互相幫助。1988年我出訪西德,按當時的規定回國后可以免稅買一個“大件”。妹妹知道我喜歡“先鋒”音響,主動從美國寄來800美元——我知道,作為收入并不高的工薪階層的一員,那都是她打工掙的“血汗錢”。2002年,聽說我想買一處房子,妹妹又主動寄來11萬美元,還特別跟母親說,這是送給哥哥的,讓在房產證上寫哥哥的名字……

   我審視分析的另一位老人是關系很近的一個親戚。

   這位老太太已于前年去世。盡管去世時已經88歲高齡,但是按照她的基因和其他各種條件,本來至少應該活到95歲以上。如果說母親晚年健康快樂,感覺很幸福的話,這位老太太生前則經常感到孤獨、憤懣甚至怨恨……

   在我看來,這位老太太的主要問題出在“意念”上。簡單講,就是“正能量”不足、負面“能量”過盛。老太太患有類風濕性關節炎,但不算嚴重,直到去世,關節變形也不多。對自己的幾個兒女,老太太一天到晚都是嘮叨、數落、抱怨。如果說在我母親那里是“怎么都對”、“什么都行”的話,那么在這位老太太那里,則是“怎么做都不對”、“怎么做都不行”、“怎么做都不落好”……歲數大了,兒女為她請保姆,住院時請護工,老太太是來一個挑剔一個、轟走一個。其實明眼人都看得很清楚,她多次挑剔、數落直至轟走保姆、護工,就是想把自己60多歲的女兒“逼到自己身邊”,去日日夜夜陪伴她照顧她。“看你們管不管你媽、陪不陪你媽”,這就是她的“意念”和不斷強化的“自我心理暗示”……在這種氛圍中,輪流照顧老太太的兒女們有的跟她吵,有的閉嘴不說話。唯一的女兒被“逼”得心臟出了毛病,幾次犯病……乍看起來,兒女們都受到了不小的傷害;但是受到傷害最大的,卻是老太太自身!讓人遺憾的是,老太太從始至終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傷害兒女的同時,實際上是在更嚴重地傷害自己……

   從觀察分析自己熟悉的這兩位老太太截然相反的意念“能量”、她們各自的身心健康狀況和她們最親近的兒女們的切身感受,我覺得戴維.霍金斯博士的理論非常有道理、非常科學。同時我得到一個啟示:任何人的健康、快樂乃至幸福,關鍵的因素不在外界,不在他人,而在于自己,在于自身的“意念”;正向意念的形成,需要我們自己有意識地“修煉”;而這種“修煉”,最好從年輕的時候就開始……

   2018年2月3日

進入 賀陽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意念   健康  

本文責編:zhenyu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pasiuv.co),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眾生諸相
本文鏈接:http://www.pasiuv.co/data/117722.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pasiuv.co)。

1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山西今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台湾版马资料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 单机麻将下载免费版 青海体彩11任选5 棋牌娱乐官网 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篮网历史著名球员 在线股票实时行情 山东11选5走势一 欢乐麻将游戏规则 云南11选五推荐号码是 家庭黄色片 深圳福利彩票中心官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号 开元棋牌手机app下载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